“我告訴大家,一天10億件包裹,不會超過8年,估計在6、7年就能實現。”這是馬云前幾天在杭州舉辦的2017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說的話。看似驚人的數字背后,其實是我國快遞業近兩年飛速發展的事實。

根據國家郵政局的統計數據,從2011年開始,我國的快遞業務量平均每年同比增長50%,2016年快遞業務量突破300億件,與2015年相比實現了100億件的增長,繼續穩居世界第一。

所以有分析人士認為,如果在未來8年內,50%的行業增速能夠保持,那基本上到第7個年頭,就可以達到每天10億件的規模了。

但這只是理論上的數據,事實上,快遞末端最后100米是快遞業務高速增長的一個瓶頸,仍然制約著快遞業的發展。快遞巨頭、電商巨頭以及獨立的第三方企業也一直在試圖解決快遞末端的問題。

獵云網(微信:ilieyun)最近了解到一家新型便利店社區“逗妮開心”,以快遞+便利店的形式切入此領域。其聯合創始人應秀王獨家對獵云網披露,已于去年12月完成1000萬人民幣Pre—A輪融資,由樂奕創投領投。此輪融資將主要用于系統研發、團隊兩方面。



應秀王告訴獵云網(微信:ilieyun),快遞末端痛點主要來自于兩部分:

1、消費者。1)擔心家庭隱私信息泄露;2)工作日收件不方便,讓快遞員放在離家近的小賣部,但除了要繳納1元的取件費用外,還要承擔可能會丟件的風險。

2、快遞公司。1)最末端的加盟商壓力大——人工成本上漲、業務員不穩定、淘寶賣家壓價等;2)快遞資源不均衡——二三四線城市快遞攬件、寄件的比率不均衡,容易造成資源的浪費。

“逗妮開心”的解決方法是:采用“快遞+便利店”的模式,整合快遞公司末端資源、提供零售供應鏈服務,在解決快遞最后100米痛點的同時,開展新型社區便利店業務。


具體來說,逗妮開心聯合各地快遞公司組成利益共同體,重點在社區、校園設立逗妮開心便利店,每家便利店有15平方左右面積專業快遞區供放快遞,快遞公司每天把顧客的快遞放入便利店中,營業員通過逗妮開心末端快遞管理系統進行入庫、出庫、統計等管理,系統通過短信、公眾號、APP通知顧客。


以往快件到達目的地城市后,還要經各個快遞公司末端的網點分揀發到顧客手中,而現在,快遞公司直接把包裹送到離顧客最近的“逗妮開心”便利店。好處是大大降低了成本,提升末端配送效率。另外從場景上來看,顧客拿快遞的同時會順便買東西,現場即時退/寄件,也增加了便利店收入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逗妮開心聯合各地快遞公司,成立利益共同體的模式幾乎是解決了末端老板們的一大痛點,更重要的是,他們可以向零售方向轉型,每年拿額外的零售分紅。



獵云網(微信:ilieyun)曾經報道過的項目“藍店”也在致力于解決快遞末端痛點,同樣是將便利店與快遞行業結合,區別在于藍店的模式是輕線下,與遍布城市的夫妻便利店進行合作,這種模式的好處是非常容易規模化,短時間可以覆蓋城市的各個便利店。


逗妮開心曾經也嘗試過一段時間的藍店模式,但后來團隊認為“這種模式無法真正解決快遞公司末端痛點。”在應秀王的思路里,首先必須和快遞公司形成利益共同體,其次還要幫助它轉型升級。 逗妮開心提供了整套標準化運作體系,包括門店的業務系統、零售供應鏈、門店標準化服務等。


從2016年4月成立至今,逗妮開心業務范圍已經涉及10個省份,超過200家便利店,值得一提的是,逗妮開心便利店均獲快遞代收許可。


團隊方面,創始人郭通潮1999年進入快遞行業,有十幾年快遞管理經驗,曾經營重慶申通、長春申通、合肥圓通、蕪湖圓通。聯合創始人應秀王有十年互聯網運營管理經驗,曾任阿里資深運營經理,參與阿里多個O2O內部創業項目,阿里汽車O2O、喵街等,離開阿里后,參與互聯網+社區、B2B等創業項目。錢曉東2000年加入快遞行業,曾任職圓通速遞,負責網絡管理中心。2014年離開圓通后,參與紅樓集團,國通快遞事業部,負責網絡運營管理兼董事長助理,具備豐富的網絡資源及管理經驗。


項目:逗妮開心
公司:杭州逗妮開心科技有限公司
微信公眾號:逗妮開心驛站

2017年05月27日

有一個地方,小心翼翼守護你;有一盞燈,為你而亮
張雷東:給快遞件找個“寄存處”

上一篇

下一篇

【獵云網】“逗妮開心”獲1000萬人民幣Pre-A輪投資,快遞+便利店模式還有什么新玩法

添加時間:

河南快三开奖结果